柘城傳奇-“鉆石兄弟”成長記 !

日期:2019-07-05 15:31:14    |   來源:商丘網—商丘日報   |   :1110

分享到:0


41.webp.jpg

河南力量鉆石有限公司工人在進行鉆石微粉篩選工作


42.webp.jpg

河南厚德鉆石科技有限公司鉆石生產車間


43.webp.jpg

河南晶拓國際鉆石有限公司工人在對鉆石進行設計和打磨


44.webp.jpg

厚德鉆石公司生產車間


40年前,鄭州三磨所工程師馮金章做夢也許都沒想到,自己回到老家柘城創辦的邵園金剛石廠會有如此輝煌的今天。


作為國有企業,邵園金剛石廠曇花一現。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實現改制,該廠的技術人員紛紛注冊成立自己的企業,家庭生產作坊在邵園鄉、崗王鄉遍地開花。


從邵園金剛石廠這個“母體”裂變出來的大大小小100多家企業,都是“同根”兄弟,他們經歷了分家別業,然后到“一園(區)多家”的曲折發展歷程。


45.webp.jpg


2006年至今,從工業園到產業集聚區、高新區,柘城金剛石產業“居住”面積從6平方公里擴大到26平方公里,生產規模不斷壯大、產業鏈不斷完善、經濟效益不斷提升,力量、厚德、惠豐等“鉆石兄弟”逐步在業界嶄露頭角。


2018年,柘城年產金剛石微粉52億克拉、金剛石單晶25億克拉,均占全國70%以上的產銷量。


“母體裂變”


也許有人不這么認為,但是,在柘城深入調研的3天里,記者有一個日漸成熟并且堅定的想法:柘城如今的金剛石產業,就是從邵園金剛石廠這個“母體”裂變出來的。


由一變十,由十變百,由國企到私營,由農村到城市,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到現在,一路“開枝散葉”,“金剛石家族”不斷壯大。


不得不說,馮金章在產業發展上是有先見之明的,對國內外市場之洞見先人不止一步—


在1979年第四期《人造金剛石與砂輪》雜志中,馮金章與人合著的《研制拉絲模用人造金剛石聚晶》一文中提到: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各種粗、細、軟、硬金屬絲的用量會越來越大,對金屬絲的質量要求亦愈來愈高,因此,拉絲模在實現我國四個現代化的進程中顯得更加重要。


人造金剛石是拉絲模的主要原材料。基于對產業的明確判斷,馮金章才從省會城市回鄉創業,這在當時人人夢想進城吃“商品糧”的時代,不啻于石破天驚之舉。


在邵園金剛石廠,馮金章任廠長兼工程師,合成了柘城縣第一顆人造金剛石,培養了趙三友、李建忠、張志立、王占西等一批技術人才,為金剛石超硬材料產業發展奠定了基礎。


但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邵園金剛石廠僅僅存活四五年便無奈轉企改制。其后,該廠掌握金剛石微粉加工技術的趙三友、王占西等開始了家庭作坊式生產。


隨后的幾年,這種家庭式作坊在邵園鄉、崗王鄉遍地開花。上世紀90年代初期,發展較早、較好的幾家,在原來家庭式作坊基礎上,建立了該縣首批生產金剛石制品企業。


到2005年,該縣從事金剛石微粉及制品加工生產的企業達到50家,生產金剛石微粉20億克拉,成為全國金剛石微粉加工生產基地。


2006年,柘城創建占地6平方公里的工業園區,新源超硬材料、中原超硬磨料磨具、鴻祥超硬材料等10多家公司入駐。柘城金剛石產業規模化發展步入新階段。


新生力量


年產金剛石單晶15億克拉,高品級大顆粒金剛石200萬克拉,金剛石白鉆100萬克拉,年銷售收入15億元,實現利稅2.8億元——如今的力量鉆石,無疑是柘城高新區的新生中堅力量。


力量鉆石“掌門人”,是1980年出生的邵增明。在其父邵大勇創辦的家庭作坊的基礎上,邵增明從業務員做起,一步步將力量做大做強。


做大做強,必然歷經艱辛。


邵增明清晰地記得,當時由于企業體量小,往往被人“卡脖子”:原材料說漲就漲,從不給你打招呼;產品說降價就降價,有時候,貨送到才知道降價了。每憶起此,邵增明總是感慨萬千。


一次次辛酸經歷,讓邵增明更加堅定了做行業龍頭的夢想。“把產業的話語權拿到手里!這是當時和邵增明同時代的一批年輕創業者的共同心聲。”柘城高新區管委會綜合辦公室主任徐什亞說。


拿到話語權,就必須以科技為支撐,延長、完善產業鏈。當然,柘城縣委、縣政府早就清晰地看到了這一點。


2009年4月,柘城工業園區納入了河南省180家產業集聚區序列。以此為分水嶺,柘城金剛石產業由單一走向多元。


徐什亞介紹,2009年之前,柘城以加工金剛石微粉為主,沒有專業從事金剛石生產的企業。此后,柘城本著延長金剛石產業鏈條之目的,出臺多項優惠措施,鼓勵入駐企業差異化發展。


當年,集金剛石生產、金剛石精品萃取、金剛石制品生產等為一體的產業集團——力量鉆石第一個入駐產業集聚區。


緊隨其后,以專注于高品級金剛石微粉生產的惠豐鉆石,以中高端微粉、高品級工業金剛石生產為主導的厚德鉆石,以系列金剛石砂輪制品生產為主導的新源超硬材料,還有全國首家專門從事合成首飾鉆石加工的晶拓鉆石等公司紛紛入駐。


2012年,柘城縣年產金剛石微粉突破45億克拉,并形成了原輔材料(碳棒)——人造金剛石——金剛石微粉加工——金剛石制品較為完善的產業鏈條,成為全國金剛石行業集群度最高、產業鏈條最完善的加工基地。


1562312181251571.jpg

力量鉆石廠區


1562312201110021.jpg

力量鉆石金剛石系列產品


同年,柘城被授予河南省高新技術產業集聚區。規劃面積達到26平方公里。


2013年,柘城縣被科技部授予“國家超硬材料及制品高新技術產業化基地”。


其利斷金


如果,你有一段時間沒到柘城高新區,那么這幾件“稀罕物”你肯定沒見過——


明晃晃,亮堂堂,高鐵軌道專用金剛石磨輪。“一只能磨制拋光2000米長的高鐵軌道,能賣10萬多元。”力量鉆石生產經理劉杰介紹說。


1562312273867452.jpg

48.webp.jpg

惠豐鉆石-金剛石微粉產品系列


金燦燦,細如面,50納米級微粉。“這是目前世界上技術最先進、質量最好的產品,主打國際市場。”惠豐鉆石副總韓慶賀介紹說。


1562312291113319.jpg

新源超硬金剛石工具系列產品


最大的砂輪,直徑1.2米,最小的,可磨1毫米手機殼,能夠完全克服手機殼影響5G信號傳輸的世界級難題。“我們的技術含量國際領先。”新源超硬總工蘇彥賓介紹說。


電腦畫圖,激光切割,拿著放大鏡磨鉆石。“我們的首飾用鉆石,業務范圍遍及印度、美國等20余個國家。”晶拓鉆石車間負責人韋翠麗介紹說。


這些,都是金剛石產業延鏈、補鏈、強鏈的結果,更是產業發展“升級版”,也是其新增的核心競爭力。


“金剛石產業的競爭其實很有趣。”徐什亞笑著舉例說,“在德國開金剛石產業大會,柘城縣去了20多家,在國內開,參會的一半以上都是柘城企業,所以,無論國內市場還是國外市場,大多都是柘城企業在競爭。”


在這種情況下,整體核心競爭力形成的關鍵在于“兄弟齊心,其利斷金”。一位資深業內人士說。可喜的是,大家都看到了這一點,為規避同業競爭,差異化發展越來越明顯。


“力量”雖然年輕,但是絕對的“少壯派”。2018年,力量已經穩坐僅次于主板上市企業中南鉆石、黃河旋風、豫金剛石的全國第四把交椅,位列待上市企業第一位。邵增明說,企業上市后,會更加專注于一業,把更多的空間留給別的“兄弟”。


韓敬賀為人憨厚,雖為副總,但深受董事長王來福信任,其企業發展理念始終以照顧兄弟企業舒適度為主。惠豐把更多精力用于研發高品級微粉,市場精細度越來越明顯。


形成向心力,更需要壯大硬實力。核心競爭力最終還是要取決于規模實力。


2019年年初,在中國共產黨柘城縣第十二屆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擴大)會議上,縣委書記梁輝提出,柘城要按照“一聯二融三上四化”的發展思路,強力打造超硬材料200億級產業集群。


柘城的底氣在于,本土企業不斷壯大,外來企業不容小覷。2017年,鄭州華晶金剛石(股票簡稱“豫金剛石”)計劃投資47億元,在柘城打造全球標桿性的人造金剛石生產基地。


走進華晶鉆石,300余臺壓機平行排列,規模宏大。“投資12億元的一期工程已經安裝完畢。二期已經開工,項目全部達產后,可實現年產值51億元,利稅10.3億元。”華晶鉆石負責人信心滿滿地說。

福建体彩22选5今天开奖